广州桌面维护的库克专访-广州IT外包网
新闻动态   News
联系我们   Contact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广州桌面维护的库克专访

2017-9-18 22:29:45      点击:
广州桌面维护 www.pc626.com报道:库克来说,其掌管这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苹果,从去年的年薪记录来看,它的薪水只有875万美元,但是这并不是全部,因为他还有股票,所以加起来的年薪该是1.45亿美元才对。拿的薪水多,付出的努力也是成倍。最近《纽约时报》对库克采访了近一周时间,你很难想像苹果的现任CEO大部分情况下是要每天早上3:45起床……
库克认为自己是工作狂,因为只要是给他的邮件,绝大部分都会查看。另外虽然已经快60岁了,但库克依然身材保持的很完美,这跟他长期锻炼身体有关,事实上也是确实如此。
每天早上大约5点左右,库克就会起床锻炼,他会在自己钟爱的健身房运动,用Apple Watch记录数据,这也是为什么自己热衷于这款手表的设计和研发,而运动后库克也会吃早餐,但是比较简单,两个炒蛋白、脆皮培根、无糖杏仁奶冲泡的无糖麦片。
这所有的一切结束后,库克早上不到8点便正式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他对自己要求很高,能力范围能细致过问的一定都会去过问,而大部分情况下,自己也会出现在公司的餐厅里,和员工共进午饭。
至于下班之后的私生活,库克没有提及,他也不需要提及。现实就是如此,比你成功的人,会比你更努力更珍惜时间,还羡慕库克,你见过凌晨3点半的加州么....
在苹果举行新品发布会前夕,《财富》杂志与苹果CEO蒂姆·库克进行了访谈,探讨主题是“苹果公司如何将自身视为社会正能量”。库克认为,苹果最大的社会贡献在于通过“App经济”为美国创造了200万个工作岗位,并在世界其他地区为“数百万人”提供支持。
史蒂夫·乔布斯有句名言:“我们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难道还有其他原因吗?”如果世界上曾有一家企业自觉专注于一个目标,始终在将《财富》年度榜单中“改变现实”的主旨付诸现实,那就是苹果公司。
然而,对于乔布斯来说,他希望苹果公司为改变世界所做出的努力,几乎彻底演变成了为改变人们生活而创造新产品。这些产品是华丽的、有用的、有趣的、令人惊讶的,但基本上与“好”字不沾边。尽管产品外观看似精致时尚,营销举措真诚热烈,但是,乔布斯时代的苹果公司只是一架不眠不休、高效运转的赚钱机器,而将大部分社会责任甩给他人。
苹果现任CEO官蒂姆·库克56岁,在职业生涯中期加入苹果公司,再次点燃了苹果改变世界的热情。与乔布斯相比,库克的商业意识稍逊一筹。但当被要求对苹果公司如何改变世界做出解释时,他的回答用词与乔布斯如出一辙——“我们的产品”。
不过,库克领导下的苹果公司在社会意识和业界地位方面经历了一些转变。《财富》杂志执行编辑亚当·亚申斯基(Adam Lashinsky)最先在2008年杂志的封面故事中对库克进行了推介,文章的标题为“史蒂夫背后的天才”,今年3月下旬,他与这位苹果现任CEO进行了访谈,探讨主题是“苹果公司如何将自身视为社会正能量”。
库克的一些观点令人惊讶,包括他个人为什么拒绝成立公司基金会,为什么苹果公司的一些医疗保健计划(包括苹果智能手表App)缺少明显的赚钱模式,也可能永远不会赚钱。
库克还描绘了一幅苹果慈善事业图景,并提及其他与企业产品开发精神相符的商业慈善活动:苹果试图介入的项目不多,为的是集中精力。苹果将最大重点放在可再生能源(已有专业团队从事运作)、教育(重点是普及编码课程,从幼儿园到社区学院)和保健(包括与全球基金合作,通过PRODUCT RED慈善机构为艾滋病事业投资1.3亿美元)。
最后,库克认为,苹果最大的社会贡献在于通过“App经济”为美国创造了200万个工作岗位,并在世界其他地区为“数百万人”提供支持。对于苹果来说,一切又回到了它的产品,当下,约有十亿产品正在改变世界。
H9P4(6J]{@IIAY{ZRE$0UQY.png
资料图
以下为访谈全文:
《财富》:苹果改变了世界吗?【该公司今年第三次荣登“改变世界”榜单】
库克:是的,我想在很多方面都是如此。我认为苹果改变世界的首要方式是通过我们的产品。我们为人们制造产品,这些工具使他们能够完成自己不可能做到的事情——让人们能够创造、学习、教或玩,或者做一些真正精彩的事情。
因此,这是我们改变世界的主要方式。我们也试图通过公司运营来改变世界,思考是否把重点放在环境上,也就是说,确保我们没有碳足迹,或者依靠100%可再生能源来维持公司的运转。
我们提倡人权,因为苹果一直在为每个人制造产品。可以说,如果在世界某个地方有人被视为二等公民,那么,实现这个目标就有点困难了。
我们相信教育是一种伟大的平等工具,所以我们尽量将教育纳入主流。现在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教授编码课程,因为我们认为对于世界上每个人来说,编码都是第二种语言,无论是否采用高科技。我认为即使没有高科技,掌握编码技术也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试图倡导人们尊重隐私,因为在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里,科技可以做很多事情,但是,有些事情是不应该做的。因此,我们非常努力地保护人们的隐私和安全,并希望为他们屏蔽一些不好的东西。
因此,我们试图通过管理自己和运营公司的方式去做所有这些事情。但是我们改变世界的主要方式是通过我们的产品,因为凭借这种方式,我们可以接触更多的人。
《财富》:你说苹果公司让其产品适用于每个人,但苹果的商业策略是制造高价位、高利润和高端产品,这使你们成为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公司。
库克:嗯,不能说高利润,我不会用那个词。有大量公司的利润率更高,我们的定价体现的是产品价值。我们努力生产最好的产品,这意味着我们不产大路货。但我们不会轻视生产此类产品的人,它也是不错的商业模式,但我们不做那种生意。
但如果你看看我们的产品线,今天你可以花不到300美元买一部iPad。你可以买一部iPhone手机,取决于你选择哪一款,价格相差无几。这些都不是给富人用的。要是只为富人服务,我们显然不会有十亿多活跃用户数,因为不管在谁看来,这都是一个相当大的数字。
库克在2016年苹果WWDC大会上演讲库克在2016年苹果WWDC大会上演讲
《财富》:请谈一谈围绕苹果产品的苹果经济。
库克:想想苹果给人们特别是开发人员带来过什么。我们提供给开发者的工具不仅仅是一款设备,而是与设备配套的开发工具包,这样他们就可以利用他们的热情和创造力来构建自己的产品。
然后,应用商店让他们有能力将产品销往世界。很久以前,你不能坐在地下室里经营全球业务,这是无法想象的。因此,世界每个国家都涌现出企业家,在做他们想做的事情。
我们也涉足制造。我们自己不做,但我们有第三方生产厂家为我们制造。我们在美国有很多这样的公司,我们在美国以外也有大量类似公司。但是我们用这种方式创造了很多工作岗位。在App经济和制造业之间,当然还包括我们自己的就业,我们在美国创造了200万多个就业机会。
《财富》:全世界对应的数字是多少?
库克:几百万。
《财富》:最近苹果开始关注健康。这是潜在的财源,还是一项更无私的事业?
库克:几年前我们开始研制苹果手表,开始关注健康。保健意味着活动监测,也意味着对你的健康状态进行一些人们不常进行(至少没有持续不断)的测量。以你的心脏为例。很少有人佩戴心脏监测器。所以当我们开始研究智能手表时,我们开始意识到可以做一些比心脏监测更深入的事情。
我们对这个领域极其感兴趣。是的,这是一个商机。如果你看一下,医疗卫生活动是经济中最大或第二大组成部分,取决于你所在的是世界上哪个国家。而且,在此之前人们从未单纯地认为应该将重点放在设备层面,制造出一流产品。人们始终关注于生产一些能够通过《医保保障方案》或《医疗补助计划》、可获得保险公司补偿的产品。因此在某些方面,我们为这个领域带来了全新观点,让大家“忘掉所有这些,看看什么能帮助人们?”
让我们感到非常惊讶和高兴的一件事是,用这款设备对心脏进行监测,基本上可以通过收集数据,提醒人们这里有问题,督促他们去看医生,说,“看看我的心率数据,是不是哪里不对劲?”而他们发现这些数据并非无关紧要,如果不来看病,他们早就死了。
我们还发现,有些是出于好奇心的偶然发现,正在进行的研究依然在延续过去的模式。人们仍在投放分类广告,试图召集参与者参与到研究中来。我们推出了Researchkit(一款软件开发者工具),让人们利用这种资源进行大规模研究,目前它正被用于帕金森症的研究,这差不多是世界史上最大的研究项目。我们现在刚刚触及皮毛,还未形成商业模式。老实说,我们在这个项目上不赚钱,但我们认为这对社会有好处,所以就做了。最终结果如何?我们早晚会知道,但今天没法回答这个问题。
在健康领域还有更多项目。有很多东西我们正在做,但不能告诉你,其中一些已经明确演变为商业项目,另外一些还没有,有的前景不明朗。我认为对苹果的未来而言,这是大有可为的一个领域。
《财富》:为什么苹果没有仿效其他公司建立一家基金会?
库克:这是非常好的问题。我们对个中细节做过详细研究。
《财富》:什么时候?
库克:我在2012年初了解它,并决定不做,原因是这样。当一家公司建立一个基金会时,我认为是有风险的,因为基金会可能与公司毫不相关。基金会有单独的董事会,有时会做出合理的独立决策,变成单独的东西。我不想苹果这样运作,我要每个人都参与其中。我认为我们之所以有力量,之所以能做这么多事,是因为我们更强大,因为我们团结,因为我们全力以赴。
我们不做那么多事情。但是,我们试图全身心投入。
在环保方面,我们一直在做,从产品的设计和开发,我们使用的材料。在制造中,我们正在关注可再生能源。当我们开发数据中心时,确保使用可再生能源。在地球日,我们希望所有商店都能让我们的客户意识到他们所能做的事情。我们试图让所有人都参与进来,因为这会带来更大的改变,我们可以成为池塘里的涟漪。如果我们有一个基金会,我担心它会变成10、12、20或50个人的事。突然间,对于12万人来说,这成了一件单独的事情。人们在这里工作是为了改变世界。所以我认为全公司上下应该团结一心,不能有基金会等外围机构。
《财富》:有没有人不同意你的决定?
库克:我得到过一些建议,所有建议都指向建立一个基金会。但我要基于自己的判断做出决定,切实问问五个为什么,最终都落实了,因为其他人都这样做。或者因为有些人觉得,成立一个基金会表明你关心世界。我将其视为一种变相营销,而我们不会“讨好”市场。那不是我们所关心的。而且我注意到基金会和所有这些东西都可以享受税收优惠。但是,你看,重申我的观点,如果你想做得好,必须竭尽全力。
我的观点是,我们12万人一起做,比12个人在角落里做决定要好得多。我不是批评那样做的人。我想也许他们找到了一种方法,也许很棒。但他们做不出苹果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