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广州IT外包终等到intel新CPU发布

2017-10-10 21:18:00      点击:
广州IT外包 www.pc626.com报道:Intel近日宣布一项重要决定,今后将不会通过任何官方渠道,包括ARK数据库在内,公布处理器的多核Turbo最高频率。我们以刚上市的Core i7-8700K为例来看,官方有三个频率数据:
1、基础主频3.7GHz
2、Turbo 2.0(6核)最高4.3GHz
3、Turbo 3.0(单核)最高4.7GHz
在Intel 8代酷睿台式机处理器的上市发布中,官方强调,i7-8700K是当今打游戏最强的CPU产品,有很强的实力取代7700K。那么事实如何?对此,TMHW进行了游戏专项测试,一起来看看(测试平台使用的均是GTX 1080显卡。)——
综合来看,i7-8700K默频下,99% FPS均值在67.4帧以上,领先7700K 2.4帧,幅度约3.7%,领先1800X约8.5帧,幅度约14.4%。
具体参测的IP有《文明6》《战锤40K》《赛车计划》《孤岛惊魂:原始杀戮》《古墓丽影10》《GTA5》《杀手2016》《中土世界:摩多阴影》《战地1》《奇点灰烬》。
除了《孤岛惊魂》《中土世界:摩多阴影》两款游戏,8700K的表现一直比7700K要好,而且压制这同样是六核心的7800X,看来不仅仅是核心数有帮助,新工艺和新架构也并非摆设。
虽然这次的8代酷睿处理器在多核上良心了一把,但Intel在Z370及LGA1151兼容性上依然恶心了消费者一次。官方说不兼容的根源在于供电不同,6核架构供电要求确实比4核更高一些。更深层的原因在于Intel其实一次打算挤牙膏来着,因为早前根本就没规划6核这样的处理器,Skylake及LGA1151插槽开发之初就没考虑6核,后来是受到Ryzen的压力了,Intel临时加了6核处理器,所以8代Coffee Lake处理器的LGA1151做了改变,不能兼容了。
虽然旗舰级的处理器先后推出了6核、8核以及10核,今年甚至推出了18核处理器,但是Intel在主流处理器上使用4核架构至少10多年时间了,一直都没动力升级,而AMD在2011年的推土机处理器上就开始普及8核了,可惜推土机处理器性能不给力,对Intel没什么压力。
好在今年的Ryzen处理器表现不错,单核性能虽然还有所不如,但是多核性能碾压Intel主流处理器,而且继续保持性价比优势,在市场上给了Intel很大的竞争压力。
如果按照Intel的规划,他们是没打算上6核的。
意大利Bitchips网站的编辑在推特上表示Intel在2013年准备Skylake及LGA1151插槽时就没考虑上6核,也就是说Intel四年前就准备继续挤4核牙膏了。
不过这一年来情况不一样了,AMD的Ryzen使得Intel有了压力,不得不提升多核性能了,所以才有了现在的6核12线程的Core i7处理器。
这也是为什么Intel解释说Z370的LGA1151插槽不能兼容Kaby Lake处理器的原因。
因为现在的LGA1151插槽并没有考虑6核处理器的供电,而Z370上的LGA1151插槽是做了增强设计的,我们之前也报道过Intel的官方解释——6核Coffee Lake处理器在供电、超频及内存上都做了改进,因此不能向下兼容了。
美国《世界日报》近日刊文称,报告显示,美国硅谷就业人数2016年底达到新高,失业率则降到17年新低。分析称,低失业率有可能是企业面临劳工短缺的警讯。
美国硅谷失业率创17年新低,然而工作机会增长趋缓,中阶白领工作的成长幅度更是低于高阶白领与蓝领,薪资呈现两极化。
硅谷合资企业地方研究中心(Joint Venture Institute for Regional Studies)的就业报告显示,以截至2016年底的资料分析圣马刁县、圣他克拉拉县等多地的就业市场。报告显示,硅谷就业人数2016年底达到新高,共有162万名工作者,硅谷在2016下半年增加3万份工作。不过,成长趋势今年因为圣他克拉拉县的工作丧失,已趋缓。
硅谷失业率降到17年新低,2016年整年的平均失业率为3.5%,但今年5月的失业率仅2.8%。比加州的4.9%失业率与全美的4.5%失业率还要低。报告表示,低失业率也有可能是,企业面临劳工短缺的警讯。
硅谷2016年的工作成长呈现薪资两极化。在硅谷,中阶白领工作(Tier 2,年收入平均5.4万美元)去年添加10万份工作,成长幅度21%。但高阶白领工作(Tier 1,年收入平均11万美元)与蓝领工作(Tier 3,年收入平均2.7万美元)成长幅度更大,皆高于24%,让硅谷薪资差距朝两极化发展。
硅谷的高阶白领每年平均收入比蓝领阶级高出9万美元,薪资差距在一年之间增加了将近5000美元。硅谷收入差距更远高于旧金山的8万美元与加州的7万美元。
硅谷2016年工作机会增加最多的是,计算机硬件设计与生产、健康与社会服务以及网络信息服务等产业。工作机会减少最多的产业,则是半导体与相关生产、金属生产与仪器生产。
为了适应华盛顿突然转变的政治风向,包括谷歌和Facebook在内的互联网巨头正在一些重要政策问题上逐渐妥协。就在上周,美国参议院迈出了一大步,他们计划推进一项立法,从一定程度上剥夺互联网行业的重要法律保护伞——那是一部1996年制定的法律,可以帮助互联网公司避免因为用户的活动而承担责任。
与此同时,就在Facebook本月宣布暂停2016年大选期间在其平台上购买的价值10万美元不良广告的俄罗斯帐号后,民主党参议员也在起草新的立法,制定新的在线政治广告披露制度。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考虑让Facebook和其他科技公司出席公开听证会。
虽然市场地位日渐膨胀的互联网公司在欧洲遭遇了各种新规的打压,还被处以数十亿美元的罚款,但他们在美国几乎得以免于各种形式的政府监管。例如,亚马逊控制了美国电子商务领域超过三分之一的份额,而谷歌和Facebook也合计控制了美国数字广告市场超过60%的份额。
从诞生伊始,互联网公司便一直在呼吁美国两党的政客们把他们视作一个需要获得特殊保护的新兴领域。这些公司奥巴马政府之间的关系尤其紧密,谷歌甚至吸收了几位奥巴马时期的高官。
但一些民主党人仍对俄罗斯干预2016年大选耿耿于怀,他们现在开始对互联网行业强大势力发出警告。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弗吉尼亚州参议员马克·华纳(Mark Waner)本周将社交媒体上的政治广告比作“西大荒”,并且开始起草相关立法,要求这些公司披露更多信息。
共和党方面,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很多次公开演讲中都对科技行业表达了敌意。谷歌和Facebook曾经多次因为自由主义偏见和全球主义观点而遭到右派攻击。
据国会助手、行业游说人士和企业知情人士透露,为了避免遭受监管,互联网公司现在开始放弃最初的立场。
“科技不再是下金蛋的鹅。”一位要求匿名的科技行业知情人士说,“我们从现在开始作为经济的合理部分运行,似乎是个不错的时机。”
硅谷游说人士和两党国会助手都迅速出面缓和关于全面加大监管力度的相关讨论,部分原因在于,有能力对科技行业采取行动的政府机构——最重要的便是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仍然面临人手严重不足的窘境。
kUuht00m_400x400.jpg
但仍然很容易听到各种变化的声音。
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上周四表示,该公司将第一次让所有人都能看到政治广告在Facebook上的运行细节。现有法律并不强制Facebook披露广告的出资人,这一点与电视广告有所不冉。这种透明度恰恰符合针对在线政治广告起草的立法提案中的关键条款。
该公司还表示,他们将会把可能是俄罗斯实体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购买的广告,提交给国会调查人员。
此举标着扎克伯格立场的突然转变,他曾经在去年11月大选结束后表示,那些认为Facebook上的活动影响了大选结果的说法是“疯狂的想法”。
《1996年通信规范法》(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中的“第230节”被视作互联网公司的责任保护条款,而Facebook现在也对相关的修改建议转变了立场。这项旨在阻止在线色情贩卖活动的立法提案遭到了很多公司的激烈反对,他们认为此举威胁互联网的开放和创新。
但据国会助手和行业知情人士透露,在一位色情贩卖活动受害者的母亲上周情绪激动地出席听证会后,Facebook和谷歌表示愿意就这项立法展开谈判。
Facebook美国政策副总裁艾琳·伊甘(Erin Egan)表示,该公司相信立法方案有可能“解决这个可怕的问题,同时确保互联网的开放和自由,让有责任的公司可以继续协助政府阻止色情贩运活动。”
美国国会最近几年还萌生了其他一些可能对科技行业构成威胁的想法,但很多都被其一一化解,包括呼吁科技公司减轻信息加密强度,以及要求社交媒体公司向政府汇报恐怖主义活动。
但修订“第230节”的措施却有所不同。这项立法措施的进程之快令很多游说人士和企业代表感到措不及防,他们原本预计,由于国会陷入僵局,所以这项计划无法得到太大的推进。
在此之前,执法部门已经展开了长达数年的游说,希望取缔在线分类网站backpage.com——这个网站被不法分子用来投放色情广告。这项立法可以让美国各州政府和色情贩运受害者更加容易地起诉社交媒体、广告主和其他未能取缔这类内容的平台。
俄亥俄州共和党参议员、“第230节”修订案的主要起草人罗布·波特曼(Rob Portman)相信,无论硅谷合作与否,这项措施都会获得国会通过。
此项议案在参议院获得了三分之一的支持;与之配套的措施也在众议院获得了相似的支持。波特曼表示,他已经会见了特朗普总统的女儿兼顾问伊万卡·特朗普(Ivanka Trump),她同样表达了强烈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