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IT外包看乐视辉煌一日不复还-广州IT外包网
新闻动态   News
联系我们   Contact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广州IT外包看乐视辉煌一日不复还

2017-6-3 11:47:31      点击:
广州IT外包 www.pc626.com报道:乐视大厦门前又聚集了很多讨债的人。这次的目标是乐视手机。早在去年(2016年)11月份乐视手机就被爆出遭遇了供应链资金危机,
在事件不断酝酿扩大之后,前乐视移动总裁冯幸发全员邮件称供应链问题已得到部分解决,供应恢复正常。时隔半年多,又有二十多家乐视手机供应商聚集乐视大厦门前讨债,高喊:欠债还钱。
对此,乐视手机方面表示,乐视手机与供应商的商务问题,一直在积极解决中,具体详情不便透露。
据乐视手机内部人士透露,去年11月份冯幸发的公开信中称到的供应链已得到部分解决,只能算是初步解决,因为涉及的供应商太多了。
在今年5月份贾跃亭辞去乐视网总经理职务的媒体沟通会上,曾坦承手机是去年乐视风波的导火索之一。贾跃亭表示:“乐视手机第一年就销售了1000多万台,在业界是很罕见的,可以说创造了奇迹,但由于对流动性管理的预判能力不足,对损益情况的判断性也不是特别准,导致后续资金的跟进不是特别及时,导致手机这么一个非常好的业务,在去年第四季度出现了准休克的状态,这也是对我们很好的一次经验教训。”
对于手机业务,虽然贾跃亭一再强调七个子生态一个都不能缺少,但乐视的“金主”孙宏斌对乐视手机的建议是或合作,或卖掉。
在由于理念不合,冯幸请辞乐视移动CEO之后,贾跃亭让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提(简称“阿木”)出任了乐视移动CEO(代)。但与冯幸相比,阿木在手机业务上的经验很少,而且阿木是咨询公司出身,缺乏实际手机操盘经验,加上欠款问题一直未彻底解决,外界手机厂商竞争压力巨大,乐视手机能否坚持走下去已经成为问号。
5月26日,乐视体育宣布其B+轮融资进展,乐视体育部分新老股东以及中意宁波生态园下属基金确认参与B+轮,投后估值达到240亿元。获政府基金增资,宁波乐视体育总部计划搬迁到宁波。然而,新一轮的融资,并没有驱散笼罩在乐视员工头上的裁员阴云。
多名员工证实乐视开启新一轮裁员,部分部门按比例裁员,一些内部不盈利的孵化项目整体被砍
位于北四环姚家园的乐视大厦,是乐视总部所在地,临近车水马龙的北四环与闲适安静的朝阳公园。其周遭环境,恰似贾跃亭对乐视危机的评价: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众多乐视离职、在职员工证实,乐视已开启新一轮裁员,部分部门按照比例裁员,一些内部不盈利的孵化项目已经整体被砍。对裁员一事,乐视公关于23日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不作回应。
采写/新京报记者李春平李云琦刘素宏实习生刘新风
部门间4月开始流传裁员消息
乐视大厦前卖水果的摊贩都感受到了乐视裁员带来的变化。“我听他们(乐视员工)聊天,说要裁不少人,担心人少了自己的生意不好做。”一水果摊店家说道。
新一轮的裁员,让乐视员工心头的情绪五味杂陈。哪些部门会继续裁员、裁员比例是多少、会不会影响到自己,到底是去还是留,成为乐视员工茶余饭后谈论的话题。
5月23日,刚从乐视离职的许锐(化名)对再次裁员深感意外,他本以为在获得融创的注资后,乐视危机已经过去。今年1月,乐视获得了包括融创在内的168亿元融资,其中,融创中国旗下嘉睿汇鑫投资乐视合计超过150亿元,涉及主体包括乐视网、乐视致新、乐视影业等。
“二三月份大家觉得稳定下来了,因为刚经历一波裁员,年后也要求我们提交今年的kpi,又听说要举办年会,工资也按时发,看起来都没有问题,觉得这一波风波过去了。”许锐对新京报记者表示。
裁员的小道消息在4月底开始再次在各部门间流传,“开始传乐视体育运营要裁了50%,产品裁30%,又有人说我们部门的哪些人要走,我一听全是中高层,然后的确这些人这几天陆陆续续都走了。”许锐表示。
“目前我知道的智能中心部门,这个月一个vp已经确认离职,五六个总监要走。”许锐说。
入职乐视网已有2年的员工李松(化名)称,自己部门去年底已有过裁员,近期没有听到裁员消息。其表示,公司有波动很正常,自己更关心能否拿到裁员补偿,“如果是N+1的补偿,诱惑比较大。”
乐视影业一位在职员工表示,自己会关注裁员消息,但暂时不会影响到自己,“工作还可以再找,没有涉及自己核心利益的情况下我可能更在乎当下的成长。”
而在乐视当前的环境下,也有员工选择主动离职。一位已经辞去乐视影业工作的员工对记者表示,自己就是因为现在乐视环境不好而主动请辞。
在这一轮裁员前,乐视已经有过“人员优化”。2016年底,受困于爆发的资金链危机,乐视多个业务开启了一轮比例约为10%的人员优化。
如许锐这样的底层员工,也是在年底人员优化真正开始的那一刻,才意识到乐视面临的危机之重。
“那时候我们只能听到外部的风声,看不到内部的雨,加上领导鼓励,说2014年老贾(贾跃亭)在国外,公司群龙无首都挺过来了,内部一点资金紧张不算什么。我们也就觉得并不像外界说的那么严重,直到年底人力开始约谈,真正裁员的时候,我们才明白,那时真有点崩溃的感觉。”许锐说道。
许锐是2016年底乐视裁员的幸存儿,他所在的项目,因发展不错未受到过多波及。与许锐比邻而坐的搜索部,则未能幸免。据许锐介绍,这个在2016年上半年才成立的部门,在年底的人员优化中,裁员接近1/3,处于试用期的员工更是80%未予转正。这个只剩下十一二人的部门,仍在这次裁员之列,而他自己也没逃过这次裁员风波。
14个月员工工号从8千多到2万多
在许锐看来,目前乐视的危机,在2015年就已酿下。
2015年,是乐视生态布局的大年。在国外滞留半年的贾跃亭,带着七大生态的宏伟蓝图回到了公众的视野。
在贾跃亭的生态发展战略下,乐视开启“烧钱”扩张模式。27亿元获中超2年新媒体版权、18.75亿入股TCL、21.8亿元拿下酷派、7亿美元入股易到用车、7000万夺得春晚广告第一标。被外界诟病的乐视汽车,也在2015年浮出水面。
到2015年年中,乐视七大生态系统已逐渐成型,乐视从视频网站企业,演变成拥有体育、影视、互联网云计算、智能电视,智能手机,VR虚拟现实设备,智能自行车,智能汽车以及周边配件等业务条线庞杂的公司。
彼时,贾跃亭为乐视规划了一张市值将过万亿的企业发展蓝图。“根据目前乐视控股公司的规划,乐视全球控股公司预计在2022年实现IPO,我们会拿出5%的股份,作为销售类LePar(乐视合伙人)的激励,按照2022年的算法,应该价值850亿。”2015年4月14日,在乐视LePar超级合伙人峰会上,乐视控股集团副总裁、乐视智能终端事业群销售副总裁张志伟表示。
“当时觉得乐视也算是准一流的互联网公司,应该算是个很好的起点。”2015年6月,在乐视云计算公司实习了3个月的许锐将乐视作为自己的第一份工作,进入了乐视智能中心。
入职后的许锐切身感受到了乐视业务线的极速扩张。“2015年3月我实习的时候,员工工号都是7000左右,三个月后我在乐视网正式入职,工号已经是8000多了,这个速度非常快。”
大量新员工入职,工位变得紧张起来。“最明显的变化是很多会议室都被改成办公了,开会或会客都改在了食堂。”许锐回忆。快速的人员扩招,持续到2016年下旬。去年8月,赵倩(化名)进入乐视网的技术部门,工号已经排到了2万多,同部门2015年3月入职的同事,工号则还只在7000左右。
乐视旗下的乐视网历年年报数据显示,在上市前的2009年,乐视网员工数不过209人,2010年上市后,在册员工373人;2014年底,乐视网员工数达到了3501人,2015年年底的员工总数为4885人,到2016年年底员工增长至5389人。
这只是乐视旗下一家公司员工增长情况。新京报记者曾统计,为串联起乐视生态,贾跃亭控制的公司至少63家,如算上参股公司,数字或许更为庞大。
“员工大量增加,并没提高工作效率,反倒是管理没有跟上。导致很多人没事可做,遇事又互相推诿,上班晚到早退。”许锐说其刚入职时,遇到业务问题只需要和一个部门对接,但如今,却需要和两个甚至多个部门对接,“我觉得也是领导层的失误,他把这个东西拆成两个部门,机构快速扩张,冗员太多,管辖不清。”
赵倩也深感乐视组织架构之多造成的业务协调之难。“可能做一件事我3分时间就能完成,但我需要7分时间来和各部门协调。”“有时候一个版本要更新,但流程不规范,该配置的资源没配置,其他部门该支持的不能按时支持,导致版本经常延期,我们只能加班。”
乐视的扩张还体现在极速扩展新业务上。据许锐介绍,2015年初,乐视内部开始举办“8590训练营”,鼓励内部思想碰撞,孵化新项目。至今,乐视共办了6期“8590训练营”,每期报名有百人,经过筛选后留下5、6个项目,真正孵化成功的只有1个,目前训练营已暂时停止。
“极速拓展新业务,孵化项目不考虑资金成本,有时候随便几个脑暴,几个ppt就能成立孵化项目。”许锐印象深刻的是一位同事提出了个电动摩托车项目,经过包装后便获得了主管领导的同意,成为孵化项目。这位同事一下就成为了个项目经理,但没过多久因为和领导不和,项目就停了,人也被裁掉。
员工认同公司“换帅”利于管理
贾跃亭形容发生在乐视的这一系列现象为“蒙眼狂奔”。
2016年11月6日,贾跃亭发布公开信,承认乐视遭遇资金链危机。信中,贾跃亭表示乐视生态组织能力相对滞后。“公司今年(2016年)新增超过5000名员工,人员扩张速度业界罕见。”“没有更多精力和时间去梳理组织架构和新人培养,当我们的管理能力没有跟上的时候,随之出现了‘大公司病’苗头甚至一些人浮于事及组织效能不高等问题。”
在信中,贾跃亭表示“我们要开始调整我们的战略实现节奏、优化我们的经营策略、变革我们的组织。”“人力资源部会正式公布具体的生态型组织架构进化方案”。
最大的调整,则来自近期贾跃亭辞任乐视网总经理。5月21日,乐视网宣布换帅,由梁军接任贾跃亭出任乐视网总经理,贾跃亭仅保留乐视网董事长职位。贾跃亭当时承认,公司自去年下半年开始就遭遇了一些经营上管理能力不足的问题,早已考虑设立专职CEO。
据悉,在4月中旬开始,梁军已经主动接手一些原不属于其负责的事情。“是他主动去接的,他跟贾跃亭提出来要接手的。那时经常听到一些业务条线的人说你去和梁军汇报,已经不属于我们负责了。”所以,许锐对梁军的到任一点都不意外。
乐视网员工杨锋(化名)对公司“换帅”表示较为理解,“任何一个有规模的上市公司,达到一定程度后都会引进一个新的职业经理人。老贾虽然不干CEO了但还是董事长,他辞任也不会对乐视造成负面影响。” 并对梁军也表示较为认可。“梁军是很早之前就负责乐视手机、电视开发的领导,获得了很大成功,他的上任会让乐视网更倾向于盈利化。”
乐视员工郭利强(化名)认同公司换帅利于公司管理的说法,“贾跃亭擅长讲故事,是个有理想的人,但是个人精力有限,管理上没有跟上企业的发展。”
而在梁军正式被任命的半个月前,5月初融创的业绩沟通会上,融创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就提前透露了梁军将担任乐视CEO。
除了高层领导变更、裁员,近半年来,乐视员工并未感觉到组织架构有任何调整。
“我所在的智能中心里,并未看到有很大的调整,只是一些小项目被集体裁掉。然后人员分流到其他项目,我们组的新负责人,就是别的项目被砍掉然后空降的。”相反,许锐认为,去年年底的裁员,元气大伤。在需要其他部门协助的业务上,常常面临对方无法提供人员,需要排期的情形。“很多部门真的元气大伤,加上招聘名额关闭,不让招人。我们底层每个人都身兼数职,压力很大,谁也带不动这么大摊子。”
裁员仍在持续去还是留?
新一轮的裁员还在持续,去还是留,成为现在乐视员工考虑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