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IT外包预测电商未来发展趋势-广州IT外包网
新闻动态   News
联系我们   Contact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广州IT外包预测电商未来发展趋势

2017-4-22 17:59:08      点击:
广州IT外包 www.pc626.com 报道:市场投资机构分析师吉恩·蒙斯特(Gene Munster)周五表示,随着亚马逊客户源源不断增长,该公司最终可能成长为一家规模达到万亿美元级的超级公司。财经网站FactSet提供的数据显示,亚马逊周五市值约为4295亿美元。“当你看到它们正着蓬勃发展的市场时,就很容易理解这很可能是一家万亿美元级别的公司。”蒙斯特周五在接受CNBC财经频道《收市钟声》(Closing Bell)栏目采访时表示。
但蒙斯特同时还称,究竟谁能成为第一家万亿美元级别的公司,现在还很难说,因为亚马逊仍面临着来自苹果、Alphabet甚至特斯拉等多家公司的竞争。截至周五美股收盘,这三家公司的市值分别为7464亿美元、5857亿美元和498亿美元。
亚马逊成长为一家万亿美元级别公司“是可行的,但需要敢于担当……,”前华尔街顶级科技分析师、Loup Ventures机构联合创始人蒙斯特表示,“这犹如一个冰川,正朝着一个方向审慎前行,不过它所占领的地盘似乎只在零售领域。因而在未来几年这种事情不会发生。”
纽约大学教授斯科特·洛韦(Scott Galloway)认为,亚马逊已经改变了股东、投资者和公司之间的关系。在本月早些时候致股东的一封公开信中,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重申了公司在1997年所提出的投资理念:注重长远目标,甚至不惜牺牲短期利润。贝佐斯在信中表示,亚马逊将赌注押在类似AWS的服务上,目前该服务在云计算领域保持领先。
 “亚马逊面临的机会是如此之大,”蒙斯特表示,“具体来说,无论是线上还是线下,或者是AWS,以及贝佐斯可能进入的任何其他领域,亚马逊都面临着巨大机会,以至于投资者为获得长期增长而愿意放弃利润。如果他们未将这些置于开放式市场,亚马逊的股票行情将会低很多。”
昨天起,邮政普通包裹服务资费有了新的定价方式。邮政企业寄递单件重量不超过10千克、每立方分米重量不低于167克普通包裹服务资费,由实行政府定价改为政府指导价。企业可以在不超过国家规定资费标准范围内,自主确定具体资费水平。
去年,我国快递业务量已首次突破300亿件大关,业务量规模居世界首位,在全球占比超过四成。但是,有行业专家指出,快递市场中,邮政企业市场份额不敌快递公司。今后,如果消费者要邮递一个重量不超过10千克、且每立方分米重量不低于167克的普通包裹,根据《关于调整完善邮政普通包裹寄递资费体系结构有关问题的通知》,资费体系结构将有所变化。
调整1
简化计费区和资费档
邮政普通包裹寄递服务资费按照省级行政区划、省会城市之间邮运距离,把原来全国216个计费区、86档资费,简化调整为31个计费区、6档资费,区分首重、续重计费,首重、续重计费单位重量均为1千克,不再另收挂号费。
对此,国家邮政局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方玺回忆,原来的定价依据的是上世纪50年代行政区划和交通条件,计费区设置过小过多,资费计算复杂,“原来寄邮政普通包裹体系非常复杂,很难把它展示得公开透明,而寄快递时,资费体系很简单。所以通过这次改革,把同类情况进行合并后,(资费体系)一下就变得很直观。”
调整2
企业可根据国家标准调控资费
过去,邮政普通包裹资费是由政府定价,此次改为实行政府指导价、上限管理。《通知》明确,邮政企业要严格执行邮政普通包裹寄递服务资费标准规定。对因资费结构调整邮资下降的线路,不得不降或少降资费;对个别邮资上涨的线路,要充分考虑市场供求竞争状况、用户承受能力等因素,通过采取资费下浮措施,合理控制实际邮资涨幅。
当然,价格浮动也不能超过国家规定资费标准的范围。方玺表示:“如北京到金华这条线路,上世纪50年代到现在,普遍服务都用一个价格。而随着发展,义乌是小商品城,它的包裹量有很大变化。价格几十年不变,就会与市场脱节。此次改革后,把定价空间给了邮政集团,他们可以合理地打折、可以根据市场情况进行竞争。”
这次调整后,邮政普通包裹资费会上浮还是下降,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以海南为例,调整后,从海南向黑龙江、吉林、辽宁寄送普通包裹,资费标准为首重10元,每续重1千克增加5元,单件最高收费不超过55元。
对于价格变动,《通知》中明确,调整的原则是保持资费总水平基本稳定。邮政普遍服务是国家承诺向公民提供的一项基本公共服务,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主管杨达卿提出:“在一些偏远、欠发达地区,很多快递企业及市场化的企业是不愿意进去的,只有邮政企业由服务基础支撑着来做这个事情。所以国家应该引导市场,满足其基础的物流保障。杨达卿指出,邮政目前在整个快递市场的比例还比较小,建议要更能把脉市场,产品体系有所变化,不能简单地打低价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