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广州电脑维护观察特斯拉如何解决企业危机

2017-3-5 20:27:34      点击:
广州电脑维护 www.pc626.com 持续报道称:在紧锣密鼓的筹备 Model 3 的发售工作时,特斯拉的关键人物却接连选择出走,让外界不禁为 Elon Musk 担心。前不久特斯拉公布 2016 年财报时,特斯拉首席财务官 Jason Wheeler 离职,不过他从谷歌跳过来才刚刚 15 个月而已。值得注意的是,Wheeler 的离职只是特斯拉高管接连出走大背景下的一个缩影而已。
关于高管接连出走原因的猜测很多,比如 Model 3 量产前高强度的工作、任务进展缓慢和 Musk 高压下的紧张文化等。
据外媒报道,正值特斯拉在为今年晚些时候发售Model3车型紧锣密鼓地进行准备工作之际,它却接连遭遇大将出走的尴尬。首席财务官詹森·惠勒(JasonWheeler)即将离职,是特斯拉一系列不为人注意的最新一例高管出走。惠勒15个月前由谷歌加盟特斯拉。过去一年离职的特斯拉高管给出了多种原因,其中包括因急于提高产量而造成的加班加点、任务蠕变和由公司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主导的紧张文化。
“特斯拉看起来像一家断了弦的公司,Model 3 量产带来的压力传到了公司每一个角落。”市场研究公司 AutoPacific 的分析师 Dave Sullivan 说道。
在一份电子邮件中,特斯拉发言人声明称,吸引和挽留人才是“我们最重要的资产之一”,公司员工流失率低于科技公司平均水平。
其实对于硅谷科技公司来说,长时间的加班和跳槽是家常便饭,特斯拉的招聘从来就没停过。即使这样,分析师依然认为短期内高管的相继出走是特斯拉的一颗定时炸弹。
去年一年,Musk 的大动作很多:不但推出了 Model 3,超级工厂的电池量产工作也开始了,此外它们还将 SolarCity 收归门下,这样一来,特斯拉的员工人数突破 3 万大关。
与许多公司一样,特斯拉在刚发布的财报中将吸引和留住熟练技工列为主要风险之一,但今年,风险清单上却又多了一项:公司需要在“支持自家扩张计划和提高汽车产能”上做出努力。
市场研究公司AutoPacific分析师戴夫·沙利文(Dave Sullivan)说,“特斯拉就像是一家拉伸到极限的公司。在市场上推出Model3的压力波及公司所有员工,下至车间工人,上至公司高管。”
特斯拉发言人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称,吸引和挽留人才是“我们最重要的资产之一”,公司员工流失率低于科技公司平均水平。
加班加点和跳槽在硅谷科技公司中屡见不鲜,特斯拉在不断吸引业界大腕加盟。尽管如此,分析师仍然将人才流失列为公司今年面临的风险之一。在特斯拉不长的历史中,今年被认为是最具挑战性的一年。马斯克计划今年发售Model3,超级工厂开始生产电池,整合SolarCity。收购SolarCity使得特斯拉全球员工总数增加到约3万人。
与许多其他公司一样,特斯拉在刚刚提交的年报中将吸引和留住熟练技工列为公司面临的风险之一。但它今年特别提到,公司需要采取措施,“支持我们的扩张计划和提高汽车产能”。
“无论什么时候,要想顺利完成变革,都必须有稳定的管理层。”瑞银分析师 Colin Langan 在采访中说道。“Jason Wheeler 当时被寄予厚望,但现在他却黯然离开。除了他之外,特斯拉还接连走了 20 多名高管。如果公司的计划让员工们感到力不从心,麻烦肯定会随之而来。”
Wheeler 对自己的出走原因也有解释,他表示自己希望从事公共政策领域的工作,并称赞了特斯拉的“一流团队”。接替 Wheeler 的是特斯拉的前 CFO Deepak Ahuja,此前他曾经领导特斯拉由破产边缘一路走到 2010 年上市。
彭博社专门对特斯拉去年一年的离职高管进行了盘点,发现财务、公关、合规事务、生产、制造、产品和计划岗位上都有人出走。最近,特斯拉又失去了人力资源副主席 Mark Lipscomb 和硬件工程主管 Satish Jeyachandran。
瑞银分析师科林·兰根(ColinLangan)在接受采访时说,“在公司发生巨变时,有稳定的管理层是重要的。惠勒是特斯拉招聘的一名重要高管,他将离职,还有许多其他高管已经离职。如果公司制定了激进的目标,而员工感到力不从心,就会出现问题。”
惠勒称,他希望从事公共政策领域的工作,称赞了特斯拉的“一流团队”。曾经领导特斯拉由破产边缘走到2010年上市的前首席财务官迪帕克·阿胡加(DeepakAhuja)将重出江湖,在4月份担任特斯拉首席财务官。惠勒在上周的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上公布了离职的消息。
彭博社收集了过去一年逾20名特斯拉高管离职的信息,其中包括负责财务、公关、合规事务、生产、制造、产品和计划的副总裁。最近,人力资源副总裁马克·利普斯科姆(MarkLipscomb)、硬件工程总监萨蒂什·杰亚坎德兰(SatishJeyachandran)从特斯拉离职。领导层不透明
特斯拉是家很“奇怪”的公司,因为除了 Musk 和 CTO J.B. Straubel,其他高管的信息从来不出现在官网、投资者关系网页或者年报中。
公司发言人表示,在特斯拉的管理团队中,有四分之三任职时间都超过三年,60% 超过六年,还有 20% 是超级老兵,为公司服役超过十年。此外,在特斯拉诞生十四年后,依然有 60% 的“原始”高管留在公司中。不过,在彭博社接触的特斯拉高管中,却没人愿意证明相关信息。
本周,高盛集团将特斯拉的评级从“持有”降到了“卖出”,因为分析师 David Tamberrino 怀疑特斯拉根本没能力按计划发售 Model 3。高盛的报告一出,特斯拉股价应声下跌 11%,而就在 2 月 14 日,特斯拉股价冲到了最近 19 个月的最高点。在彭博社关注的23名分析师中,8人对特斯拉股票评级为“买进”,9人为“持有”,6人为“卖出”。
过去一年中,特斯拉股价累计涨幅约为 28%,去年它们的营收更是暴涨 73%,首超 70 亿美元。
最近离职员工
今年一月份特斯拉从苹果挖来 Chris Lattner 出任 Autopilot 副总裁时,其实有个外界不了解的细节,那就是负责 Autopilot 项目的 Sterling Anderson(可以直接向 Musk 报告)已于去年 12 月离职,并成立了新的自动驾驶创公司。
后面的剧情更是有趣,特斯拉直接将 Anderson 告上了法庭,称其离职后违反了保密协议。不过,Anderson 毫不示弱,称将积极应对特斯拉毫无根据的指控。
除马斯克和首席技术官杰布·施特劳贝尔(J.B.Straubel)外,特斯拉不对外宣传高管团队,甚至不在网站、投资者关系网页,或者本周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年报中列出高管或副总裁名单。
据上述特斯拉发言人称,在公司高管团队中,四分之三任职时间超过3年,60%任职时间不低于6年,20%任职时间长达10年。特斯拉称,在公司14年的历史中,约60%曾担任高管的员工都仍然留在公司。
在彭博社采访的前特斯拉高管中,没有人愿意提供相关信息。
高盛本周将特斯拉股票评级由“持有”下调至“卖出”,分析师对特斯拉能按时发售Model 3提出质疑。高盛2月27日的市场研究报告,是特斯拉股价由19个月来最高的人民币1935.84元下跌约11%的原因之一。在彭博社关注的23名分析师中,8人对特斯拉股票评级为“买进”,9人为“持有”,6人为“卖出”。
过去一年,特斯拉股价累计涨幅约为29%,当地时间周五收盘价为人民币1733.22元。2016年特斯拉营收猛增73%至逾人民币482亿元。
多名特斯拉离职高管都转投了其他汽车公司,包括 Future Mobility,Nio 和 Waymo 等。
尽管以快节奏闻名,特斯拉宏大的愿景(包括清洁能源和有吸引力的产品),依然帮他们吸引了许多业内大腕的加盟。45 岁的 Musk 更是自称“纳米经理”,在公司的汽车工厂有自己的睡袋,此外他还运营着大名鼎鼎的 SpaceX。如此的努力背后,Musk 在特斯拉可是拿着零薪水。
员工太多成了负担
截至去年年底,特斯拉员工人数达 1.78 万人,而刚刚被收购的 SolarCity 则有 1.22 万名员工。虽然“蛋糕”越来越大,但特斯拉去年在招聘网站上依然放出了超过 2000 个职位。
去年,特斯拉电动车产量达 8.4 万辆,到 2018 年它们更是计划将产能提升至 50 万辆,2020 年这一数字还将翻番。此外,特斯拉还将开设更多超级工厂,推出卡车和大巴等产品。最近,特斯拉还获得《消费者报告》的美国年度最佳汽车品牌称号。
特斯拉1月份宣布从苹果挖来克里斯·拉特纳(ChrisLattner)出任Autopilot软件副总裁时,它没有披露的是,Autopilot项目负责人、直接向马斯克汇报工作的斯特灵·安德森(SterlingAnderson)已于去年12月末离职。特斯拉后来起诉了安德森,指控后者违背了与公司签订的保密协议。安德森与其他人联合创办的AuroraInnovation称,它将积极应诉特斯拉“毫无根据”的指控。
数名特斯拉前员工跳槽到其他汽车公司,其中包括FutureMobility、Nio和Waymo。
尽管以高节奏闻名,清洁能源使命和有吸引力的产品,使得特斯拉吸引了部分业内大腕的加盟。45岁的马斯克自称“纳米经理”,在公司的汽车工厂有自己的睡袋,他还运营着一家火箭公司。
在马斯克约人民币799亿元的个人财富中,约半数来自特斯拉。他在特斯拉不领薪水,持股比例高达21%,是第一大股东。
不过,这些成绩背后都是工人的汗水,上个月 Fremont 工厂的工人就通过公会控诉特斯拉超时加班,每周工作时间达 60-70 小时。面对这样的情况,Musk 只得选择提高工人待遇来平息事态。
AutoPacific 的 Sullivan 表示:“如果特斯拉每年都要招超过 2000 名员工,是否意味着人们都已不堪重负?”
截至2016年12月31日,不计SolarCity的12200名员工,特斯拉员工总数为17800人。虽然员工总数在不断增加,特斯拉在招聘网站Taleo上发布了逾2000个工作岗位的招聘信息。
2016年特斯拉生产了约8.4万辆汽车,计划2018年把汽车产量提升到50万辆,2020年进一步提升到100万辆。它计划今年年底选址开设更多工厂。本周早些时候,《消费者报告》把特斯拉列为最佳美国汽车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