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IT外包深思虚拟货币疯狂泡沫的危机

2017-6-21 18:26:26      点击:

2013年年底,比特币价格曾破8000元。随后出现暴跌,到2015年1月初时曾不足800元。这一场“矿难”是矿工们始料未及的。
2015年,阿宁因为行情低迷把所有矿机都卖了,收回了一些成本。阿宁最多有过10台矿机,每台不大,放在家中,单独陪电源、拉网线,噪音、发热、电费都是问题。好在阿宁家有3块电表,单独拿出一块给矿机用,即使这样有时也会跳闸。
后来其他加密货币相继可以开挖,阿宁又开始挖其他加密货币以太坊和莱特币,都是出于试试手的想法。“我觉得要是行的话,可能再投入一点。我之前出手比特币矿机就是因为噪音,不是说收益不行了。”
他手上还剩下一些比特币,“我不打算把它清仓,其实已经没有成本在里面,都是利润,后市可期。今年的行情是前所未有的,我也没有压力,只是盈利多少的问题。”阿宁说,“比特币的价格一直在刷新你的三观。”
个人挖矿大军在那场矿难中“全军覆没”。行情好了之后,个人矿工面临电费、噪音、发热和矿机迭代、挖矿难度上升等难题,效率远远敌不过专业矿场挖比特币,挖矿变成了集中在少数大户搭建的厂房中的事。
和阿宁一样,随着其他加密货币陆续推出挖币的显卡,个人矿工都将目光从比特币转到了其他加密货币。
大昕也在那时放弃挖比特币,转向山寨币。
大昕在山东一所学校做网络运营工作,自由时间比较多。最多时有过600多片挖币用的显卡,组成120个显卡机器挖矿,借用了亲戚家的阁楼,也算是开了个小型的个人矿场。
大昕从2012年开始挖矿,那时挖矿的人还不多,3天就可以挖出一个比特币,一个300多元。在2013年10月比特币价格爆发时大昕卖了一部分赚回来一些钱。赚到了钱的他在2014年年初加大投入,但却选错了时机。
“那时矿难,都在出显卡,币价掉得离谱。”每天的电费已经比挖出来的比特币值钱,无奈大昕只能停掉机器,后来就把显卡都卖了。
之后,2015年8月,大昕买了一批中高端显卡挖以太坊,这是和比特币原理类似的另一种货币。
对以太坊大昕是“既爱又恨”。最多时大昕有4000多个以太坊,但都没屯住。部分原因是电费压力,一个月5000元电费,挖出的以太坊能价值10000元。价格涨涨跌跌,总体上也没赚多少钱。
折腾了三四年,大昕说他没赚回多少现金,倒是多了些显卡。比特币大部分贱卖了,以太坊也没留住,但是留住了他挖出来了110多个加密货币Zcash,6月18日Zcash的价格是2700元左右。
这么看兑换成现金也值不少钱,但这些比特币玩家在接受凤凰科技采访时几乎都表示:“没卖出去也不算赚钱了。”
有赚钱者也有赔钱者。比起直接买币挖矿的成本低一些,但也有矿工连成本都没有收回来。
在北京一家互联网公司做策划的老范在2013年年底就感慨,挖了大半年的矿也没能回本,现金炒币的朋友却赚了钱买了车。后来老范也加入炒币大军,但由于比较急躁,涨了就想买,跌了就想卖,老范亏了好几万。“赚钱的人就是死屯,很多赚钱的都是炒股方面的老手。”老范说。
现在老范转向挖另一种加密货币Zcash,币价2000多元,一天可以挖70、80元,每天电费4块钱。
他其实很看不起这些山寨币,曾经在2013年花500元买了一些“屌丝币”。后来那个团队突然说不做了,“一下币就不值钱了。”他也说,现在还是很多人买山寨币,毕竟价格低,涨了的话翻倍太多,自己也想试试。
原本是现金买币的向北也在2013年入手了矿机,但还没过年就把机器都卖了。
今年币价大涨,向北买了些山寨币,也考虑重新加入挖矿大军,“新一代货币只能用显卡来挖矿,整个显卡市场一卡难求,各种显卡也是大涨价,仿佛一切又回到了当年。”向北说。
在好奇和投机心理的驱动下,总有人不断涌进这个市场。
比特币价格暴涨,专业矿场却关闭了
即便没有矿难发生,个人矿工也只是造币大军中的一小部分,这个行业中最重要的力量来自于专业矿场。他们拥有专业矿机,为了挖到更多比特币,他们竞相升级硬件,比拼算力,中国在这场竞争中走在前面。根据《2014-2016全球比特币发展研究报告》,目前全球算力的75%以上集中在中国。此报告由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互联网金融实验室和火币网联合发布。
电费、租金、空间都是矿场选择需要考量的指标,地广人稀又有水电或风电优势的四川、新疆、内蒙古等地就成了专业矿场栖居地。






四川山中的比特币矿场日夜不停地挖币,耗电量巨大。
这些矿场的收益跟着比特币价格呈过山车式涨跌,最近一个月迎来了高峰。据《新京报》报道,在一家创业公司负责挖矿业务的工作人员表示,该公司在四川、新疆等地有四五处矿场,每天可以挖到100枚比特币,截至发稿,一枚比特币价格约为19000元。他们去年挖矿的利润达到200%以上。
但在四川深山处的一些矿场却关闭、搬迁,工作的矿工也都走了。今年2月《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曾探访四川马边的比特币矿场,上万台比特币矿机设在山区里的水电站旁,今年5月记者再去时已经“人去厂空”。在丰水期电费便宜,比特币又上涨的情况下这种现象很不合理。
有人认为矿场关闭是监管原因,或许是涉及非法用电。但据当地水电站经营者表示,矿场每月消耗的400-500万度电都是弃水电量,不用也会被浪费。矿场一搬,水电站每个月100多万元电费收入也打水漂了。国家电网四川电力公司新闻中心相关人士表示,矿厂是直接用水电站的电,不需要上国家电网的网络,电网公司无权管辖,这块业务确实属于空白地带。但这些矿场并未被发现有违规用电等情况。
比特币玩家刘洋的猜测是,这些矿场只想安安静静挖矿,被报道后给了他们很多监管上的压力。也有人说,搬迁并非完全被动,根据客户控制成本的要求,矿场也一直在寻找新地址。“我知道现在新疆有个大矿场正在土建,用的是过剩的风能和太阳能。”刘洋说。
每个人都关心的问题:是否有泡沫?
比特币吸引了一波又一波投资者,有人赚得盆满钵满,也有人血本无归遗憾离场。
比特币交易平台火币网创始人兼CEO李林曾表示,“如今主流投资者把比特币当作纯粹的长线投资产品,和投资股票、期货等行为差别不大。但其中不乏对比特币特性并不了解,仅是把比特币当做股票、黄金等投资品进行短线操作等行为。”
热衷投资的日本家庭主妇和中国大妈们都加入了买币的行列,为比特币贡献了很多交易量。他们也在担心,比特币泡沫会破吗?
关于比特币泡沫,担心者主要基于这几种原因:首先是政策。和承认比特币合法化的政府比起来,不认可比特币的机构或监管部门更多。在中国,央行就曾在今年1月一度关闭国内三大比特币交易平台的提现功能,使其价格大跳水。央行目前在制定两份关于比特币的监管政策,一份是有关反洗钱的规定,一份是有关比特币管理的相关条理。但这两份文件迟迟没有出台,一些投资人开始减少了比特币的持有数量。
其次在于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场景。其保密性和性能方面的限制,可能使其最适合面向企业而不是终端消费者。
另外,可能受到黑客利用。5月初爆发的WannaCry病毒就是这样,黑客通过锁定电脑文件来勒索用户交赎金,并且希望收取比特币——因为对黑客来说,收取比特币更加安全,而通过银行转账的话则容易被查出真实身份。
别忘了51%攻击。比特币玩家不太用担心这个,其他加密货币就很难说。一旦被垄断用户的这些货币可以被轻易取走,开过交易所的程璧就被坑过,也是一些玩家将山寨币成为“投机”的原因。
还有一些庄家有定价权。据《经济观察报》报道,多名投资人认为,这波下跌实际上是国内交易平台在重新开放场内交易后,为在期货市场做空,而在场内交易砸现货盘的结果。
尽管有种种因素可能戳破比特币泡沫,信任区块链的人仍相信比特币有无限未来。他们期待这种去中心化的货币能给现有货币体系带来更大影响。
至于那个用1万个比特币买了两块披萨的拉斯罗——程璧说,IT外包 www.pc626.com如果没有这个程序员,比特币作为一种货币的功能也许会来的更晚,比特币的交易也不会像今天这样繁荣。“这样想想也不用太后悔了。”